Skip Navigation Links
主页
北美头条
芝加哥头条
北美论坛
新闻
综艺
视频
娱乐
北美文学网历史文章
时政
《风口浪尖的岁月》
英文版(吴为民著)
2019北美芝城挂历
主页 > 专题 > 精华文章转载
為免國家損失數十億美元
(最后更新:3/30/2018) 访问次数:9677
【作者;张一程】张一程是芝加哥著名保险经纪人,专栏作者。
不久前有關中國動態的一大新聞是,中國安邦保險公司被國家接管,董事長、總經理吳小暉被抓。這個消息,對一般的人來說,衹是中國眾多企業中的一些變化。一些比較關心中國保險、金融業的人士,可能對安邦的快速發展,不由驚嘆讚賞。芝加哥的保險業資深人士張一程,卻感覺到安邦的營運發展有問題,十分擔心,到最後為制止進一步惡化,為避免國家重大損失,義不容辭出了一份力。下面是張一程對這事的談論。



張一程說,他不但很關注和了解美國保險、金融業的情況和變化,也關注其他地區的動態。幾年前,他發現一個不見經傳的安邦保險公司突然出現在公眾視野,而且來勢洶洶,高調地高速膨脹發展,最突出的是花了近20億美元收購了紐約知名的華爾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該酒店常用來接待很多國家的元首和重要官員,或王孫公子。李鴻章、宋美齡、鄧小平和習近平等都曾入住。

張一程所擔心的並非購買這酒店以及在美國收購產業和企業是否好投資,而是一個企業,高速地膨脹發展,不一定是好事,不可避免地產生很多問題,甚至帶來致命的打擊。尤其是急劇膨脹的保險公司,大多是外表風光,內在虛弱,從未有真正成功的先例。

張一程指出,很多保險公司,尤其是股份上市公司,為了討好股東目前的利益,並不認真將保險業務做好,運用資本的炒作造成發展神速的假像。它們或則通過收購兼併和拆開甩掉,掏空優質資產﹔或則將人壽保險公司改為所謂財務投資公司,結果人壽業務萎縮不振,投資理財卻乏善可言。

張一程說,保險業是很艱辛的行業,要謹慎踏實地一步一步地走下去,才能打下堅實的基礎,建立起真正有實力的公司。但在美國及世界各地,出現了很多公司用急功近利的做法來“壯大”、 “成長”。其一是通過收購、兼併,表面上公司發展很迅速,實際上是外強中乾。大道理暫放一邊,用個比喻最容易說明問題。大家記得蘇聯嗎?它曾是世界強國之一,把十六個國家捆綁在一起,但後來一蹦就散掉了。蘇聯解體了,原因很複雜,主要是本身不結實。 2008年尾發生金融風暴,有一家由很多保險公司捆綁成的超大保險集團要倒了,結果要割尾斷臂求生。該公司在解體之前該公司在解體之前不久,還派人找張一程,請他吃飯(兩個人吃了一百多元)遊說他替他們賣保險,說該公司每年增長驚人,但張一程不為所動,他知道背後的虛假、不可靠的本質。

另一迅速“發展”的辦法是推出表面上很便宜、很華麗但欺騙性很重的、不可靠的產品,招收大量打游擊的保險經紀人,或兼職的人用層式推銷方法,把產品廣泛賣出去,造成公司發展迅速的假象。問題是,第一,這些不可靠的產品,有多少單子是用正當的方法賣出去的?第二,將來很多客戶發覺上當?他們的單子出現問題後,怎麼辦?第三,如果保險公司將來財務出現問題,陷入困境,有能力賠嗎?第四,這些保險公司的管理服務,將給客戶帶來甚麼幫助或煩惱?第五,今天的主政者和推銷者,因今天賣出很多單子發了財,將來客戶發現出問題後,去哪裡找他們?!

張一程說,安邦,或任何一家中國或中國人的企業能迅速發展,進入世界級強者的行列,作為華人,當然會很高興。但張一程指出,保險與其他行業不同,公司或集團發展過急,鮮有好事。實業不同,例如,海爾電器、格力空調、奇利汽車、三一重工、華為手機、萬科地產等等,做得好不好,世人容易看到、感覺到。譬如,冰箱好不好,消費者不需幾年就有結論。手機,撥弄一下,就知道是甚麼貨色。但是保險,尤其是涉及人身的保險,非產物險,問題可能要拖上十多二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才能顯示出來,而且當問題暴露後,已經難以挽救。

張一程早注意到安邦大量收購,卻沒有甚麼實際的保險業務和來自保險的收入,已預感到有大問題。大約一年前,他得知安邦準備收購一家美國深陷財務困境的保險公司,立即去信中國銀行和中國保監會,提出一些鮮為人所注意到的潛在的大問題。張一程分析,購入這家公司,將是無底洞,不但可能將收購的資金賠光,而且還需不斷地注入資金填這無底洞,賠光後,還損了中國和中國企業的名聲。

張一程解釋,這家公司在二十多年前開始用很低的保險費收攞了很多生意,成了某一種保險的一哥。但後來這家公司發覺以前所收的保費太低,難以應付接踵而來的賠償索求,尤其該公司在2008年、2009年暴發金融危機後,其本來就很差的財務實力和理賠能力評分進一步急劇下跌,到岌岌可危、瀕臨倒閉的地步。現在美國經濟已經復甦幾年了,但該公司至今的評級仍沉在底層,甚至再跌,可見其狀況極端糟糕。

張一程指出,一家實體企業出現了嚴重財務問題,被便宜賣了,收購者有可能將之起死回生,後來甚至可能成了十分賺錢的企業。例如一家瀕臨倒閉的汽車公司或家電製造廠,被收購後,結構改組、管理換人,產品的研發、製造和推銷得到改善,十年八年後可能成為耀眼的企業。但保險公司則不同,尤其安邦所要收購的那家公司,其母公司已經將之切割,讓其自我沉浮、自生自滅。由於一來它的保險要大幅度漲價,新客戶卻步,健康的舊客戶可能離開,剩下比例比較高的健康差的老客戶,將來要賠的趨勢更大。因為漲價和財務不佳,經紀人也不太願意賣它的產品了,這樣它的新生意幾乎停頓,猶如沒有活水進來,成了一池死水。


張一程說,一個人買了不可靠的保險,或不可靠公司的保險,最後可能招致數萬元或數十萬元的損失,但安邦若收購了那家公司,不但投進去的幾十億美元難得任何價值,將來還需大量投入,永遠填不了這個不見底的黑洞。安邦的資本主要是國家的,國家將會損失數十億美元。讓張一程心寬的是,在他的信寄出數周後,消息報導就說安邦取消了收購那家保險公司的打算。張一程說,安邦取消這交易,當然不是他一人之功,但他盡了自己一份力,也是從事保險三十多年來值得驕傲的事。   ( 張一程的觀點和行動與任何保險公司和報社無關,文責作者自負。張一程  312-808-1020 )
评价与互动    




北美文学 北美工商 北美旅游 总统大选
Copyright @2012-2018 Gold River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
美国银河传媒技术版权所有

Powered by :